二不一定能胜【永利皇宫app】

2019-09-13 02:33栏目:健康书籍
TAG:

【所胜】

能面不改色的使一个人恼羞成怒 剑拔弩张也是一种本领 因为你什么都没做 就已经成功激怒他了 而他之后做什么都无用 因为你丝毫不care 但当然那都是对无所谓的人才这样 如果是在乎和爱的人 你一定要用心对待 别去做耐力和智力的较量

                                 一

胜,与克通。在五行相克关系中,“我克”者为所胜。如“木克土”,又称土为木所胜。

热热闹闹过完春节,该上学了。二娃背起书包走进初三的教室,他这是初中的最后一学期。

在这所乡下的学校,二娃的成绩还算矮子当中充高人——成绩不错。这不错的成绩给他迎来了新的“机遇”。到校不久,老师通知他们成绩冒尖的几个,坐车进城,说是到条件更好的L中学看看。

二娃说:“老师,我回去准备点衣服吧。”

“你身上不是穿得有衣服吗?用不着回去拿了。”老师耿直地说。

二娃一行来到位于城郊结合部的L中学。那校舍、那环境、那条件,倒是让乡下的二娃们“脑洞大开”。在老师的引领下,二娃们每人交了60元钱的报名费,堂堂正正走上了人生的“跨越之路”。

可是二娃水土不服,到校没两天就感冒,貌似一两天也没有病好的节奏,也许二娃天生没那富贵命。

打电话回家,原本以为就在家门口读书的二娃还是就在离家不远的乡下学校,哪里知道这二娃早已不声不响“潇洒走了一回”。

 

                                                         二

身体不争气的二娃终于回到了乡下的家。说也奇怪,貌似这毛病就这么像变魔术一般,回到乡下居然就轻松了许多。看来这二娃还真是天生没那富贵命。

二娃高高兴兴来到自己乡下学校。从小学到初中,二娃在这所学校已经读了8年半:小学6年,初中两年半。既然水土不服,那就认命吧,我还是回自己乡下学校把最后半年读完吧。

可问题来了。乡下学校不开课。老师为了让学生们将来更有出息,把成绩好的送进城里的普高,把成绩差的送进城里的职高。

二娃望校兴叹、二娃不知所措、二娃心急如焚。

二娃父母何尝不是如此,但却万般无奈。二娃父母读的书比他多不了多少,他们见的世面,近的主要是生活的乡下,远的主要是打工的沿海。

咋办?二娃父母想来想去只有找老师,因为二娃的老师也是二娃妈的老师,老师教了他们一家两代人。

老师苦口婆心给他们讲了城里普高的好处,也告诉家长这个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才有这个待遇,其他成绩差的根本没得这种机会,只有去读职高。

回到家里,一去城里就感冒的二娃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依然是“四季豆煮不进油盐”,怎么都不想去城里开那个“洋荤”。

二娃一家除了焦头烂额,家里就只听得见唉声叹气。

                                                      三

A先生吃吧晚饭,打算出去散步。但手机快没电了,就放在家里充吧,反正他的电话三天都难得响两次。

散步是愉快的。走了一大段,妻子走累了,想歇一会。打开手机,看看微信,还发现了惊喜,那是他们盼望的一条新闻,居然在某微信平台上看到了。

欣喜中,他们迈着愉快的步伐回家了。虽然A先生的电话三天不响两回,但回家还是看看有没有来电。

呵呵,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出去那么一会,居然有3个未接来电。有一个号码打了两次,但不知道是谁打的;最后一个是个存了名字的号码。

连忙回电。原来,这是二娃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是二娃不想到才去过的那所城里学校读,乡下学校又不开课,想起A先生帮帮忙,看能不能到他们觉得比较好的城里的另一所学校去读完初中最后一学期。

都已经开学了,这个可能有点难,神通并不广大的A先生也犯起了难。

                                                   四

苦思冥想后,A先生终于想到城里的另一所学校有熟人,虽不是二娃不想去的那一所,当然也不是他想去的那一所。

A先生忙把这一情况告知二娃爸。但二娃却不想去A先生说的那所学校。

咋办?A先生好像也绞尽脑汁而别无他法。

突然一个念头从A先生的大脑了冒了出来:“现在全国上下不是都在实行9年制义务教育吗?怎么二娃就只能在乡下学校读8年半了?剩下最后半年为什么都必须得到城里的普高或者职高?哪里来的这个规定?”

这一问不打紧,二娃爸妈说,学校往年就是在这么整,往年就有很多家长在闹,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A先生一听有点火了,怎么会是这样?难道你乡下条件差,9年制义务教育就只负担得起8年半不成?难道乡下老百姓书读的少,有些情况不明白就好忽悠不成?难道……

接下来,二娃拿出课本,按照A先生说的情况,看看教材的封面上是不是还有“九年制义务教育”字样。

                                                   五

又过了几天,二娃家打来电话,给A先生说,问题解决了,二娃还是回乡下学校读书了。

A先生说,问题解决了就好。

但,问题解决也相当地周折。那是家长们大闹的结果,据说某天某主管部门还来了人。

光二娃的家长,就和教过他们家两代人的老师整得面红耳赤、很不愉快。老师依然是苦口婆心,但二娃一家就是听不进,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是选择无奈地回家,而是选择让老师再教一下他们什么叫9年制义务教育。

这一问,二娃家就有望和老师打成一比一平。上一次是二娃一家被难住:要么去普高、要么去职高,没有别的选择;这一次是老师有点被难住了:如何给自己教过的两代人才讲得清楚什么叫9年制义务教育?现在假设这一局,没能给出“标准答案”的老师输了,就暂时算一比一平。

被难住的老师还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拿出手机,开始发起最后决胜局的“总攻”。他告诉二娃他们,告诉他们这是上面的决定。二娃他们又差点难住了,在一比一平以后,按照三打二胜的“比赛规则”,谁输了这最后一局,那就是真的输了。

有人说急中生智。现在看来,一点不假。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没有办法的时候,偶尔也会生出点“智”来,更何况是人类。

二娃妈问老师,你拿手机上的给我看,我看不懂,也分不出是真是假,我们平头老百姓相信“红头文件”,老师你说是上级的要求,那你就拿个上级的文件给我看看如何?

这下轮到老师无语了。

听了这番周折,A先生说,总算落实了,落实了就好。

可问题还没完。

据说某某说,二娃一点都不给他面子……

三打二胜,二不一定能胜,二娃更不一定能——胜……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app发布于健康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二不一定能胜【永利皇宫app】